杜郎俊赏 - dujun.io

骇客?黑侠!

从ENIAC到今天的第五代智能,电脑史不过近半个世纪,却无可非议地成为人类智慧的结晶。我们迎来了信息时代,网络已成为一种文化,随之产生了一类人,他们的名字叫“黒客”。 对于“黒客”的定义,从来是不严格的。有人说他们是一群“显才狂”,一群高科技流氓;也有人称他们是“网络牛仔”,新时代的骑士。权且把前者称为“骇客”,后者称为“黑侠”。 黒客不能一言以蔽之。占多数的是显才型,他们大多是青年,自恃才高的在校生。他们行黑只是为了炫耀,或是发泄,抑或恶作剧,危害不大;再有一类就是有动机的,他们或是出于本公司利益,在网上进行不正当竞争,或是打着“资源共享”的旗号盗打电话;还有,就是真正的信息罪犯,破坏社会安全的“一群疯狗”。 人们所谓“骇客”,就是看到了他们破坏的一面吧。试想,你在IRC中狂聊,冷不丁这个不速之“客”横插一刀,一下子,鼠标啊,“猫”啊,全瘫了。被网友误会不要紧,这兴也扫得忒大了...

2003-01-23

创业者比守成者更伟大

周恩来早年立志“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朱槠基少年时想的是“出人头地”。前者在民族危难之时间力挽狂澜,后者在和平建设时期总揽全局。时代赋予他们创业者与守成者的不同使命,那么两者谁更伟大呢?我认为,创业者比守成者更伟大。 乔治·华盛顿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被国会授予军权,他带领将士八年奋战为国家赢得了独立。正当人们害怕会迎来一位独裁的君王时,华盛顿却将军权交还给国会并解散了军队。在其后的两届总统任职期间,华盛顿为稳定社会,发展经济鞠躬尽瘁。他制定了宪法,并以自己的主动请辞为美国留下了总统只能连任两届的传统。华盛顿这位创业者无疑是伟大的,人们以他的名字命名美国首都。 在乔治·华盛顿之后,守成的美国总统逐渐演变成党派斗争的产物。总统站在他的政党、财团和选民一边,而在野的反对党则私下破坏并为下一届总统竞选养精蓄锐。即便是因为支持奴隶解放而受到赞誉的林肯,也是站在北方一边。他坚持地战斗为南方奴隶获得自由...

2003-01-23

电脑“发烧友”

电脑“发烧友”(一) 小时候,你是那么遥远 无人问津,我甚至不懂你的意义 后来,偶然在书上见到了你 大大的脑袋,窄窄的身子,脸蛋也是那层不知名的玻璃 我凝视着电视机,又看看你 你是它?它就是你?一阵欣喜 急切地向爸爸询问,才知是黄粱一梦 它和你仅存一点血缘关系 再后来,我学会了文字,懂得了道理 我终于知晓你的名字:计算机 一次偶然,我在妈妈的皮包中发现了一个怪东西 短扁的身子,麻密的按键,多么新奇 妈妈告诉我,这叫“计算器” 我早已在老师那里学会了什么叫近义 莫非它是你的远房亲戚 可是妈妈却说:你远远比它高级 在我心中,你变得更加神秘 突然一日,我向妈妈求乞: 可否让我拥有你 可妈妈说: 要是买了你 我们家就会出现“金融危机” 我沉默了,这个想法只好永沉心底 但是我仍在梦中追寻着你 电脑“发烧友”(二) 时间老人,马不停蹄 一个新的名词进入我的天地—— 电子游戏 在我幼嫩的心里...

2003-01-12

昨夜,我捧读《围城》至深夜,兴致不减,忽闻身旁有蚊虫“嗡翁”作怪。顿觉扫兴,遂合书起身,寻声在半空挥手追歼之。无所获,却苟得一时耳根清净,宽下心,复视其书。不想,“嗡嗡”飞贼俄而又至。怒起。是时,父母双亲业已成寐,不敢扰其安寝,无奈房中未备灭蚊除虫之器,空有一副不屈之躯。一番胡乱扑打,不见动静,遂作罢,熄灯入梦。 睡意弥留之际,微闻吸血鬼又来挑衅,大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妖媚自恋,阴魂不散。对蚊子,“最毒妇人心”是成立的,正如,公蚊子不咬人,母蚊子才嗜血。但鉴于两者都进行着对人类无益的繁殖,只能一并而灭之。这也是雄性无辜的悲哀。 话说回来,我自知,那些“女”蚊贼是看中了我的皮下毛细血管,而不是看中了我,所以大可不必行“怜香惜玉”之绅士之风。无奈,黑灯瞎火,我凡胎肉眼,那母蚊却是远红外线扫描——蚊子靠热源发出的红外线确定猎物方位。 暴起,开灯寻视,又不见其踪,自愧技不如“蚊”...

2002-08-27

蓝色巨人IBM

自1945年的ENIAC研制成功,到今日的对第五代智能计算机的探索,电脑的历史不过半个世纪,却当之无愧地被冠以"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走进信息爆炸的时代,循着"摩尔定律",电脑产业正成几何级数发展。这是个"乱世",新人类辈出,老资格的电脑巨头已经露出疲意。为人熟知的国外有微软、英特尔、国内的也有联想、方正,而在这里,我想谈谈"蓝色巨人"——IBM。 IBM是"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简称,创始人是托马斯.沃森。托马斯.沃森是爱尔兰和苏格兰移民的后代。生于纽约,家境贫寒。沃森从17岁开始搞推销,在1914年荣任计算制表记录公司经理,获得不小的成功。但好景不长,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冲击,计算制表记录公司濒临倒闭。这时,精明能干的沃森出掌公司,更名为IBM。IBM给当时美国商界和产业界带来一场管理上的革命。这场革命的主角便是打孔卡片。自一战以后,打孔卡片便广为人知,美国军方、医药...

2002-08-27

昨晚,偶然地陪着妈妈翻出我小时候的照片。看着我的婴儿照,妈妈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小的时候我好可爱啊!仿佛昨天还可以把我捧在手上,怎么一转眼就这么大了?!——每每谈起我的孩提,妈妈脸上从来都是溢满了初为人母的幸福。 妈妈一件一件地和我一起想着往事。正如天下所有母亲的“通病”,她最关心的还是我的学习,好不容易谈完了九年义教,又唠唠叨叨地让我告诉她我的高中生活。我无从谈起,只说,文理分科了,很多同学走出去,我舍不得。不过现在也想明白了,还在同一幢楼呆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什么时候想他们了,随时可以去找的嘛〜〜〜最后,还是照例要敷衍妈妈几句就说下学期要好好学,不再那么浪荡不羁了——不过,昨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玩真的!

2002-08-13

昨天下午回到家,刚好接到表姐的电话——“姐姐,你在那边还好吗?”“好啊,这里很好的。”;“话费蛮贵的吧?”“不是啦,美国这里通信方便,境外通话也很便宜的。”⋯⋯ 表姐现在在纽约一家公司的缝纫车间工作,签了三年合同,说是除去花费,到时还能积下2万美金。 姐姐真的很厉害。她没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拜师学缝纫,师满后自己撑起一片店面,刚出道当然赚不了几个钱;后来听到一则消息,就约了几个师姐妹决定去美国。起初,姨丈姨妈不同意,特别是9.11的余惊也让两个守旧的长辈很犹豫。但表姐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们——我的直旁系兄弟姐妹竟然都是如出一辙地倔强——她贷了一万人民币,办好了手续,便憧憬着准备动身。 那次月假回家碰到姐姐,知道她过几天就走,想着下一次见到她就是三年之后,心里真的有无尽的不舍,只是反复说着:“姐姐,保重啊!到时候傍个洋姐夫回来呀!”——真奇怪,这个时候我还能打趣...

2002-08-13

高一暑假社会实践

6封面

2002-07-12

5封面
高一英语课堂练习

2002-04-09

明天是正月初十,我的农历生日,也是母难日。我不知道18年前我获赠的生命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个智者还是混蛋。我不相信命运,即使放弃所有的憧憬,我也得把持住自己走一条正路。我非常珍惜现在的学习生涯,不仅因为结识了你们这些亲爱的朋友,也为了一种生活氛围,学生的我们,至少在隔世的校园里拥有最“绿”的环境和心境,没有尔虞我诈的经济利益之下的苦营心计的程式化的无情。社会不是“避风港”,而是“竞技园”,真难以自制地恐惧于走出社会还后的或许可能的我的弱不禁风。或许我们仅有旁观地判断“好人”的阅历,那么来品论“好学生”吧。或许更具体地说“好男生”。我一直不懂,面对一些鸡毛蒜皮却令人憋气的事情,是韩信入跨般“忍一时风平浪静”的虽然急得脑充血还要故作镇定的够“男”,还是直肠子挥拳出手而去他妈的那群校方白痴的警告处分的更“男”?看了《我们的宇宙》,又想,人类处在一个无限的宇宙和一个同样无限的微观世界的尴尬境地...

2001-08-27

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