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 dujun.io

明天是正月初十,我的农历生日,也是母难日。我不知道18年前我获赠的生命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个智者还是混蛋。我不相信命运,即使放弃所有的憧憬,我也得把持住自己走一条正路。我非常珍惜现在的学习生涯,不仅因为结识了你们这些亲爱的朋友,也为了一种生活氛围,学生的我们,至少在隔世的校园里拥有最“绿”的环境和心境,没有尔虞我诈的经济利益之下的苦营心计的程式化的无情。社会不是“避风港”,而是“竞技园”,真难以自制地恐惧于走出社会还后的或许可能的我的弱不禁风。或许我们仅有旁观地判断“好人”的阅历,那么来品论“好学生”吧。或许更具体地说“好男生”。我一直不懂,面对一些鸡毛蒜皮却令人憋气的事情,是韩信入跨般“忍一时风平浪静”的虽然急得脑充血还要故作镇定的够“男”,还是直肠子挥拳出手而去他妈的那群校方白痴的警告处分的更“男”?看了《我们的宇宙》,又想,人类处在一个无限的宇宙和一个同样无限的微观世界的尴尬境地...
2001-08-27

合影

group-photos封面
小学毕业 初中毕业 高一 高中毕业 大一 学士服 大学毕业 上班第一个团队
2001-01-01

老婆照片

lin-photos封面
2001-01-01

我的照片

my-photos封面
婴儿 一岁 和表哥 四岁和外公在老桥 六岁 全家福在牛头山水库 十一岁和表姐 小学 高中 大学 毕业 西装 51
2001-01-01

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