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 dujun.io

Generation Gap

How to start? I must say I have a happy childhood as only child. My parents both love me very much and they do everything heart and soul for me. I love them too of course, however, sometimes th generation gap brings me lots of trouble if I can say so. Above all, I hate their treating me as a child. They always tell me not to do this or do that. Once I'm against their minds, sure enough I will be...
2003-10-01

沁园春 • 师赞

三尺讲台,一手教案,谆谆教诲。看黑板上下,字里深情;师言铮语,置腹推心。课程紧紧,粉尘纷纷,岂不知疲乏劳辛?赞恩师,我莘莘学子,谁不敬您?三台书院名校,喜庆百年尊师重教。访前辈校友,功成名就;难忘母校,培育之劳。晚辈后生,苦学励志,只待勇闯独木桥。谢恩师,到提名高榜,舍我还谁?!
2003-02-10

论e时代之美

信息爆炸的e时代,一切都变得好快。世界之大,网络更大,我们脚下这个天体不是星球,而是“地球村”。一切,灵动,时髦,充满激情,呀,这是“酷”生代! 如果说,贝尔实验室发明的电话震惊了整个太平洋,让人们陶醉于这有划时代意义的沟通方式的话,那么,今天的网络却是真正地推翻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把整个世界“网”到一起。 网络是一种文化,彻底改变了人们的定式思维,或者说,它是一场革命。它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创造的唯美。好品头论足者却横加一刀,抛出个理论:网络使人类变成冷血动物。讲这话,他是不无说辞的,且听—— 网络打破了人们的沟通理念,面对面的亲情交流变成了呆板地对着一块放着电磁波的显示屏和在键盘上的机械的狂打。这种生活长久下去,会使人类孤立,脱离社会,那个至真至美的人性化理念也就只好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这个论断,我们无法全盘否定,但,未免有失偏颇吧!万物都在发展,似乎一切也都遵循着达尔文进化论...
2003-01-25

“@$#&……”还是睡眼惺忪的我,突然被一个奇怪的声音吵醒。睁眼一瞥,却见一团翼形飘在我的床头,不禁失声:“哇——”“对不起,刚才没将语种定位好。如果你有什么疑问,请保持沉默,我要马上带你去一个地方。”“哪……哪里?!”我惊惶不安。“未来——” “——” 只觉一瞬间神经短路,脑际空荡,等恢复知觉,已身处异地。“我……”“不要说话!”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虚体,并且,已身处公元2035! “注意那个中年人!”翼形突然道。我这才发觉身前这幢摩天大厦,全息珍珠粉层映射着几个金碧大字:“浅游龍”网络公司。在四个轻装护卫的拥护下,从大厦里缓缓走出一个总裁模样的中年人。一个传统的平头,四装革履,手拿一只镶金黑包,鼻架墨镜(不过翼形说那是带红外的全息镜)。还有那脸型…… “……?”“你想到了什么?”翼形带着它那难辨的笑容问。“我……嗯,没,没什么。”我不安地将话咽了回去。“你应该很想知道他的事吧...
2003-01-25

小议“扫天下”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这一句先哲的人生感悟,历久流传,有识之士深谙其义,也时常拿它作为安抚自己的浮躁情绪,告诫自己要脚踏实地的座右铭。但也不乏有心高气傲之徒,仍以好高骛远之态我行我素,对这个朴素真理不屑一顾。 胸怀崇高理想是件好事,这一点无可厚非。问题是,像我们这样的涉世不深有满身方刚血气的少年,难免会心浮气躁,拿幻想当现实,给自己定的目标过高,不能量力而行。诸如我们这些在校生,每每聚会闲谈将来之人生设计,必有言科学家、工程师;也不乏雄心满满要豪夺国家元首一职,以及某某部长,亦或某某长之类;也有罗曼蒂克一族,要做环球旅行,海底探险,甚至吹得没边要造访外太空⋯⋯凡此种种,诚然不过笑谈,仅图嘴上痛快。但正经起来探理想,有多少人能看到细微处,告诫自己要脚踏实地而从小处坐起?这正是为什么学生耻于选择清洁工、售货员之类普通岗位。谁想,将来或许那便是这些人的归宿。到那时,他们才能意识到自己年少轻狂...
2003-01-25

捍卫“避风港”

“@——”尖锐的警鸣响彻整座WP(世界问题研究中心)大楼。干事人员行色匆匆,电梯运载 超负荷,平时闲置的室内飞行器也进入运作。“进入战备状态,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所有嵌壁式音箱和计算机屏幕上都播报着令人心惊的噩耗,人类毫无准备地进入一场肉搏⋯⋯ “亚虎,你瞧这段新闻。”妻子爱莎温和地对靠在沙发上的丈夫亚虎说。亚虎揉揉眼,目光投向妻子所指的壁挂交互式数字电视,本不屑一顾的眼神忽地严肃起来。只听电视上报道说:“前日偏轨撞向地球的‘恶梦’号陨星,在人类亚光速自卫弹的阻击下于近大气层爆毁后,人们正沉浸于幸免于难的喜悦之中。孰料,卫星侦察图片发回讯息,科学家研究发现,此陨星挟带氟利昂、哈龙和海量高效催化剂,在爆毁后,渗出气体正迅速破坏臭氧层;如不制止,在不长的地球时内,整个臭氧层将被掀飞,人类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亚虎的眉头猛然皱起,手腕上的“及时讯”骤然接到讯息:“速回本部...
2003-01-25

无名山记行

好汉重提当年勇。 ——题记 盛夏某日,适逢双休,闲来无事,隐生一念头浮于脑际,自诩为佳策,遂寻得杰等四人推之心腹。吾语于杰道:“不曾忘,上次暑假你我众人因排演校英文话剧《Snow White》之故暂留校谋事。是时轻狂,在我等怂恿之下,你作为男角对饰演公主之女角隐生爱慕。贸贸然邀其择日同游户外,附带左右共计五员,赴无名后山。虽得倾心神聊,自感觅见一红颜知己,但怯弱‘拙金’为伴,不敢显勇攀其悬壁。今追忆及此,深感遗憾。我等既无事,不若再赴无名山。谓之勇者无惧。”一语中的,几位皆是性情中人,既言定,步行出发。 不久,至于山腰,举目望去,但见青翠山间一条纤纤玉带潺潺落下。几日前雨水大降,畜于林间故促成此等夺目佳景,我等皆大喜过望,默念天公作美,兴致大增。渐近,又见一泓山溪横出于石桥之下,溪旁卵石累累。露足使涉水则忽有一阵沁心凉意自足底升至全身,好不畅快。 嘻水已久,方悟及攀岩之事...
2003-01-23

新官上任

转眼到初三了,一个让人能下意识地为迫于中考压力而紧张的时刻。“嘿,咱班又换新班主任了!”新学伊始,旧友重逢的第一句问候,“等着,他就要来了。”我思绪大变,盯着门口,也顾不上寒暄了,却有一种被别人掌握命运的不痛快。果不其然,不多时,教室里闪进个人影,而立之年的身影,一头鲁迅式平发,五官分明但绝非偶像派人物。“大家好,这个学期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免贵姓韩⋯⋯”这是他的开场白,用的是乡音。 “哇噻!方言?!八成国语不佳,还当语文老师?”“我爸说他是刚从乡下上调的。”“我说学校太不负责了,咱都初三了还换班主!”“嗨,不知道这‘打工仔’会把我们班弄得怎样。”⋯⋯台下同学立马嘀咕开了。我也耐不住,总隐约有不祥之感。 第二天班会上,他就以他那与身俱来的班主威严训开了:“我们班初一初二阶段表现相当差,不仅成绩平均上在年级垫底,班风学风也非常下劣。我听闻,咱班还被其他班级讽为‘垃圾班’。”“都说些什么呢...
2003-01-23

骇客?黑侠!

从ENIAC到今天的第五代智能,电脑史不过近半个世纪,却无可非议地成为人类智慧的结晶。我们迎来了信息时代,网络已成为一种文化,随之产生了一类人,他们的名字叫“黒客”。 对于“黒客”的定义,从来是不严格的。有人说他们是一群“显才狂”,一群高科技流氓;也有人称他们是“网络牛仔”,新时代的骑士。权且把前者称为“骇客”,后者称为“黑侠”。 黒客不能一言以蔽之。占多数的是显才型,他们大多是青年,自恃才高的在校生。他们行黑只是为了炫耀,或是发泄,抑或恶作剧,危害不大;再有一类就是有动机的,他们或是出于本公司利益,在网上进行不正当竞争,或是打着“资源共享”的旗号盗打电话;还有,就是真正的信息罪犯,破坏社会安全的“一群疯狗”。 人们所谓“骇客”,就是看到了他们破坏的一面吧。试想,你在IRC中狂聊,冷不丁这个不速之“客”横插一刀,一下子,鼠标啊,“猫”啊,全瘫了。被网友误会不要紧,这兴也扫得忒大了...
2003-01-23

创业者比守成者更伟大

周恩来早年立志“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朱槠基少年时想的是“出人头地”。前者在民族危难之时间力挽狂澜,后者在和平建设时期总揽全局。时代赋予他们创业者与守成者的不同使命,那么两者谁更伟大呢?我认为,创业者比守成者更伟大。 乔治·华盛顿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被国会授予军权,他带领将士八年奋战为国家赢得了独立。正当人们害怕会迎来一位独裁的君王时,华盛顿却将军权交还给国会并解散了军队。在其后的两届总统任职期间,华盛顿为稳定社会,发展经济鞠躬尽瘁。他制定了宪法,并以自己的主动请辞为美国留下了总统只能连任两届的传统。华盛顿这位创业者无疑是伟大的,人们以他的名字命名美国首都。 在乔治·华盛顿之后,守成的美国总统逐渐演变成党派斗争的产物。总统站在他的政党、财团和选民一边,而在野的反对党则私下破坏并为下一届总统竞选养精蓄锐。即便是因为支持奴隶解放而受到赞誉的林肯,也是站在北方一边。他坚持地战斗为南方奴隶获得自由...
2003-01-23

分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