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 年 6 篇

昨夜,我捧读《围城》至深夜,兴致不减,忽闻身旁有蚊虫“嗡翁”作怪。顿觉扫兴,遂合书起身,寻声在半空挥手追歼之。无所获,却苟得一时耳根清净,宽下心,复视其书。不想,“嗡嗡”飞贼俄而又至。怒起。是时,父母双亲业已成寐,不敢扰其安寝,无奈房中未备灭蚊除虫之器,空有一副不屈之躯。一番胡乱扑打,不见动静,遂作罢,熄灯入梦。

睡意弥留之际,微闻吸血鬼又来挑衅,大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妖媚自恋,阴魂不散。对蚊子,“最毒妇人心”是成立的,正如,公蚊子不咬人,母蚊子才嗜血。但鉴于两者都进行着对人类无益的繁殖,只能一并而灭之。这也是雄性无辜的悲哀。

话说回来,我自知,那些“女”蚊贼是看中了我的皮下毛细血管,而不是看中了我,所以大可不必行“怜香惜玉”之绅士之风。无奈,黑灯瞎火,我凡胎肉眼,那母蚊却是远红外线扫描——蚊子靠热源发出的红外线确定猎物方位。

- 全文剩余 30% -

蓝色巨人IBM

自1945年的ENIAC研制成功,到今日的对第五代智能计算机的探索,电脑的历史不过半个世纪,却当之无愧地被冠以"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走进信息爆炸的时代,循着"摩尔定律",电脑产业正成几何级数发展。这是个"乱世",新人类辈出,老资格的电脑巨头已经露出疲意。为人熟知的国外有微软、英特尔、国内的也有联想、方正,而在这里,我想谈谈"蓝色巨人"——IBM。

IBM是"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简称,创始人是托马斯.沃森。托马斯.沃森是爱尔兰和苏格兰移民的后代。生于纽约,家境贫寒。沃森从17岁开始搞推销,在1914年荣任计算制表记录公司经理,获得不小的成功。但好景不长,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冲击,计算制表记录公司濒临倒闭。这时,精明能干的沃森出掌公司,更名为IBM。IBM给当时美国商界和产业界带来一场管理上的革命。这场革命的主角便是打孔卡片。自一战以后,打孔卡片便广为人知,美国军方、医药、企业和其他各行业都用它来管理数据,甚至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打孔卡片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IBM凭着这张"名片"开始走向辉煌。在二次大战中,IBM受命三分之一的分厂为美国国防部生产军需品。但庆幸的是,它的老本行并未全抛,而且日益红火。就这样,IBM在二战中腾飞,成为全美知名的产值过亿的大企业。沃森不愿发战争财,坚持IBM军需品生产的利率不超过百分之一,因而IBM又赢得公众和政府的好评,沃森也成了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常客。

- 全文剩余 77% -

昨晚,偶然地陪着妈妈翻出我小时候的照片。看着我的婴儿照,妈妈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小的时候我好可爱啊!仿佛昨天还可以把我捧在手上,怎么一转眼就这么大了?!——每每谈起我的孩提,妈妈脸上从来都是溢满了初为人母的幸福。

妈妈一件一件地和我一起想着往事。正如天下所有母亲的“通病”,她最关心的还是我的学习,好不容易谈完了九年义教,又唠唠叨叨地让我告诉她我的高中生活。我无从谈起,只说,文理分科了,很多同学走出去,我舍不得。不过现在也想明白了,还在同一幢楼呆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什么时候想他们了,随时可以去找的嘛〜〜〜最后,还是照例要敷衍妈妈几句就说下学期要好好学,不再那么浪荡不羁了——不过,昨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玩真的!

昨天下午回到家,刚好接到表姐的电话——“姐姐,你在那边还好吗?”“好啊,这里很好的。”;“话费蛮贵的吧?”“不是啦,美国这里通信方便,境外通话也很便宜的。”⋯⋯

表姐现在在纽约一家公司的缝纫车间工作,签了三年合同,说是除去花费,到时还能积下2万美金。

姐姐真的很厉害。她没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拜师学缝纫,师满后自己撑起一片店面,刚出道当然赚不了几个钱;后来听到一则消息,就约了几个师姐妹决定去美国。起初,姨丈姨妈不同意,特别是9.11的余惊也让两个守旧的长辈很犹豫。但表姐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们——我的直旁系兄弟姐妹竟然都是如出一辙地倔强——她贷了一万人民币,办好了手续,便憧憬着准备动身。

- 全文剩余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