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昨晚,偶然地陪着妈妈翻出我小时候的照片。看着我的婴儿照,妈妈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小的时候我好可爱啊!仿佛昨天还可以把我捧在手上,怎么一转眼就这么大了?!——每每谈起我的孩提,妈妈脸上从来都是溢满了初为人母的幸福。

妈妈一件一件地和我一起想着往事。正如天下所有母亲的“通病”,她最关心的还是我的学习,好不容易谈完了九年义教,又唠唠叨叨地让我告诉她我的高中生活。我无从谈起,只说,文理分科了,很多同学走出去,我舍不得。不过现在也想明白了,还在同一幢楼呆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什么时候想他们了,随时可以去找的嘛〜〜〜最后,还是照例要敷衍妈妈几句就说下学期要好好学,不再那么浪荡不羁了——不过,昨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玩真的!

日期:2002-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