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来冬往,鼠春将访,雪雨散处。寂寞寒窗,荣辱只携一纸文凭去。甬江堤畔,室寓一间,人道学生曾宿。想当年,壮志凌云,敢怀英雄风骨。

授课无趣,学而不欲,考时仓皇愁虑。二十四年,国家教育,习来剩无物。不堪回首,桌前灯下,只知电脑网路。毕业去,柴米油盐,尚能立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