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要开初中同学会,翻出旧物,抖落出点回忆,免得叫不上名字。看以前的日记文章,特幼稚;有很多书信,那阵还流行笔友;有些礼物贺卡,见证友谊;有些特殊的文字,那时土鳖不懂。感谢年少,做了一些人不解风情的过客,也做了另一些人自作多情的路人。

日期:201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