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搬家前言

习惯了按部就班的生活,对时间的概念就会很模糊,这时候房子就恰到好处地到期了,为我在这个缺乏归属感的城市走过的岁月报了个时。

签约一年,又接连两次续租一季度之后,终于决定挪窝了。

推开熟识了18个月的小门,想起当初被中介领着来看房的情形,那时我什么都不懂,只有一个推箱,只有一点钱,为了尽快找个落脚点,第一家中介的第一个房我就签了,也没谈价钱。所幸不太黑,房子还可以,有独卫有阳台,我入住时家电器具都还是新的。但撑过一年后,这个朝北的隔板房开始暴露它致命的缺陷,阴冷霉变,石灰剥落,热有爬虫,冷有积水。

临别这个小屋,还是要说出诸多遗憾中印像深的一条。在一次物业检修时,我第一次知道了对门那个女生的名字,而那时候我们在同屋檐下已经共处了17个月。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冷漠可以保护自己,免去不必要的纠葛;但那种孤独也只能一并承担。一道小门锁上的不是隐私,是寂寞。

换个窝,换个心情。多灾多难的09过去了,日子总要好起来吧。像我这般老实勤俭的人,一个晴朗温暖的早上,让我骑车上班不太冷我就能满足了。

日期:2010-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