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过留痕

过了一天,渐复冷静了。
终究还是固执地要整理成文字,纪念05/09/02的凌晨。
只写给自己看。

自从初中那次学科竞赛失利哭过一次,这种可以刺激到我泪腺的难过和失落已经很久违了。我以为不会再有。但是当鼻尖那一阵酸的味道突然袭来的时候,想忍住都已经来不及了。慌乱地拿了毛巾浸湿,捂住双眼。因为她还在google talk那端打着字,只能强忍着坐在电脑前,等着任何一个还可以砸得我心底震颤的字符。惶惶的,又怕身旁在打网游的同寝发现我的异样,居然那么伪饰地用尽量正常的声音骂了一句:妈的,可能感冒了,鼻涕都有了~~~昨天太晚睡了,眼睛也好痛,用毛巾擦擦~~ ……

只有这个时候才开始讨厌自己的骄傲——不愿让人看到自己虚弱的样子。于是,连一个可以放声哭出来的地方都找不到。

终于还是决定打个电话。但却疏忽了脸上已经划了泪痕,一句话还没讲顺,就已经放纵了泪水和哽咽,想止都止不住了。

…………

想了一句话,却没有对她讲。

如果你离开我,我的世界,天就会塌下一半。那我只能用一半的大气来呼吸了。

我怕缺氧。

2005 年 9 月 2 日 午夜
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