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无名山记行

好汉重提当年勇。

——题记

盛夏某日,适逢双休,闲来无事,隐生一念头浮于脑际,自诩为佳策,遂寻得杰等四人推之心腹。吾语于杰道:“不曾忘,上次暑假你我众人因排演校英文话剧《Snow White》之故暂留校谋事。是时轻狂,在我等怂恿之下,你作为男角对饰演公主之女角隐生爱慕。贸贸然邀其择日同游户外,附带左右共计五员,赴无名后山。虽得倾心神聊,自感觅见一红颜知己,但怯弱‘拙金’为伴,不敢显勇攀其悬壁。今追忆及此,深感遗憾。我等既无事,不若再赴无名山。谓之勇者无惧。”一语中的,几位皆是性情中人,既言定,步行出发。

不久,至于山腰,举目望去,但见青翠山间一条纤纤玉带潺潺落下。几日前雨水大降,畜于林间故促成此等夺目佳景,我等皆大喜过望,默念天公作美,兴致大增。渐近,又见一泓山溪横出于石桥之下,溪旁卵石累累。露足使涉水则忽有一阵沁心凉意自足底升至全身,好不畅快。

嘻水已久,方悟及攀岩之事,四人沿一弯山道蜿蜒而上。旋目四周,岖道井然,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鸟鸣虫奏,花影层叠;有巧夺天工之秀,有天生丽质之成。怡然可得。至于瀑前,感慨又起。一匹白绢自山上滑下,伸手可及;一群猛兽从林中涌出,声如洪钟;一段银河由九天坠下,浩然可畏。朵朵瀑浪击于石间,如烟似雾犹尘,沾衣欲湿,拂面还寒。

复前行,至于一处光突不毛之壁。吾立而对视,恐攀岩不成却有坠身之危。二人惧之,止步返回。余与杰不肯作罢,走?走!心存匹夫之勇,已乏冷断之智。既伏壁,因发现脚下无所攀附搭钩之突棱,始自感冒昧。逞一时之兴,已无颜怯退,使尽黔驴之计,终告成。二人立于山头,想来后怕。虽得尽兴,方才安危果真系于一发,若得不测,后果岂堪设想?!

此吾“灵长类”之愚不可及之武断之谬矣。

记此行,有诗为证:
忆昨日,邀暗慕神聊于瀑下,柔声眉眼。
念今晨,盟知交勇攀至山头,本色男儿。

日期:2003-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