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兵贵神速

自从开始挤公交上班,我才知道什么是累;
自从开始自行车上班,我才知道什么是相当累。

路上有一处经过的地段尘土飞扬跋扈,便买了口罩戴着;不过旁人仿佛未有口鼻不适者,倒凸显我的另类。我就在心里喊着:Autobots, transform and roll out! 我这COSPLAY擎天柱呢。

此骑历时二十余分,较前几日提速之甚令我老怀大慰;就为了那1%啊;谁让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呢,要为“家”奋斗啊。

日期:2008-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