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记在手机里的行程一个一个删去了,终于毕业会餐这一项也尽了。

满满一个大堂的人,我认识的不少,虽然心里一直思量着找谁搭个话、敬个酒,身体却一直不肯动。思绪太多或无话可说,造成的是同一个表象,反正我只是坐在那里,不肯动,没人知道也不会在乎我彼时彼刻在想些什么。

不过还是喝了很多酒,笑闹着,回去时万分难忍,恐是尽显了醉态。一聚一餐一饮,离别的形式化总归就是这样了——当然还有闪光灯下真诚的开怀笑脸。有缘再见的人,日后总会有联系的;不能再见的人,也不是这一宴就能烙下多深远的记忆。

别了,我的大学。
诚然我最重要的收获会延续下去。
永远延续下去。

日期:2008-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