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郎俊赏

随风轮滑

拎出久违的轮滑鞋,围着夜色下的花坛信步“滑翔”。至少在现时,还是很自信把轮子装在脚上是比骑(驾)车更来得自在自若的。

乘风去,风送行。不计较脚下是如何动作的,只想感受夜风——拂面而过、擦肩而过、穿指而过——不用去想旁的事情,自足于这贪欢一晌的大脑空白。

其实,学会轮滑也是我大学里的一大收获;
其时,总算穿越颓靡生活坚持了一些趣味。

日期:2008-04-29